1998年第二届中国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

 

第二届中国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优秀论文奖获奖者名单

高惠敏(北京陈颂声(澳门朱以撒(福建)    谢春晖(陕西侯玉新(河南唐春玉(内蒙)

邱明强(福建)  郝世檀(辽宁索明全(湖北)    施兴国(安徽王保元(河南路金伟(河南)

杨卫列(安徽 吴晓懿(北京周圣尊(广西)    常亚钧(河南高甬春(浙江 陈洪生(江苏)

徐伟(山东)    齐玉新(山东王惠松(江苏   蒲玉东(黑龙江)王长宏(辽宁王维荣(安徽)

刘兆钟(黑龙江)王迅(浙江)    刘志(江西)     朱道卫(湖北王晋(河北  李中华(黑龙江)

陈云金(江西冯金榜(贵州孙敦秀(北京)      (山东王伟林(江苏纪道兵(安徽)

黄大钊(山东蔚陆军(河南)    (安徽)    宫本良(吉林梁能伟(内蒙林万忠(江苏)

陈国挺(浙江徐运朝(江苏许晓俊(浙江   潘峰(湖南)    汪守先(贵州)

郑明耀(浙江黄柱河(香港 江来洪(浙江)

 

第二届中国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获奖名单  第二届中国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获奖证书

 

写在激情的七月

——第二届中国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散记

陈平

 

八十年代初兴起的群众性钢笔书法活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繁荣和热闹之后,渐渐地趋向平静。比之当年,那些声势浩大、此起彼伏的国际国内大型书赛书展没有了,那些五花八门的作品集和遍地开花的习字学校减少了……然而,思索却没有停止,为了使硬笔书法在理论上有所突破。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和《中国钢笔书法》编辑部经认真研究准备之后,于19987月召开了“第二届中国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

630日,嵊州宾馆,来自全国各地四十余位获奖论文代表和特邀嘉宾济济一堂,参加了这次硬笔书法理论界的盛会。

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钢笔书法》杂志主编王正良先生主持了这次会议。

上午九时许,王正良先生郑重宣布:第二届中国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开幕。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姜东舒先生首先致开幕词。他代表主办单位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和《中国钢笔书法》编辑部欢迎各位代表和嘉宾的到来。接着他从中国书法史的发展角度阐述了硬笔书法理论研究的重要性。

他说:“反观中国书法史上,从流传下来最早的东汉赵壹的《非草书》开始,到清末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楫》,——部中国书法史中同样包含着一部中国书法理论史,其始终伴随着中国书法生生不息地向前推进,这其中既有书圣王羲之、一代宗师颜真卿、苏轼、米芾、董其昌的书论,也有不少以书名称世的如孙过庭、张怀瓘、笪重光、包世臣、刘熙载等。他们或总结书写经验,或著录书家名作,或探讨用笔技巧,或论碑帖迁流。有了这些文字的记录,才使得一部中国书法史更显得蔚为壮观了。

在此,我希望本次理论研讨会不是一次总结,而是一次新的开始。各位与会的获奖代表能就硬笔书法的内容与形式、兴起和发展、理论与实践、继承与创新,普及和提高、技巧和技法、现象和本质,从更广的广度,更深的层面上全方位、深层次地进行探讨与研究。从理论的高度去引导硬笔书法创作和硬笔书法活动的开展。为进一步振兴钢笔书法事业,为两个文明建设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共青团浙江省委副书记陈金彪同志接着致词,他在向大会表示热烈祝贺的同时,高度地评价了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和《中国钢笔书法》杂志在中国硬笔书法发展史上的特殊地位和作用。  “……硬笔书法事业是前所未有的事业,它是我国精神文明建设的组成部分,也是我们青年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新兴的群众性艺术活动除了要有一大批有志于硬笔书法的活动家、艺术家进行开拓、创新和普及外,更需要有一大批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深厚的艺术素质和富于献身精神的理论工作者进行孜孜不倦的探索、研究、付出……”。充分的肯定、深切的希望、充满激情的讲话,博得了代表们的阵阵掌声。

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原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彬同志作了讲话。他说:  “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和《中国钢笔书法》编辑部自1982年开展钢笔书法活动以来,为推动硬笔书法活动在全国的掀起,为普及硬笔书法教育,提高硬笔书法水平,做了很有成效的工作,起了很好的作用。书法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硬笔书法,既是实用,又是艺术。开展硬笔书法,可以提高书写水平,提高文化素养,提高审美情趣,促进书法艺术的发展。开展硬笔书法活动要在普及和提高上下功夫,要吸引更多的人尤其是青少年学硬笔书法,要加强对硬笔书法的理论指导。硬笔书法的理论研究已经初步取得可喜的成果,通过这次理论研讨会,硬笔书法理论得到研究和创立,对于进一步开展硬笔书法活动,提高硬笔书法水平,必将起到重要作用。

此外,原浙江省文化厅厅长钱法成同志、嵊州市市长谭志桂同志和浙江青年报社社长王进等同志出席了开幕式并讲了话。

大会还宣读了协会名誉主席陈安羽、副主席卢前、何满宗、汪寅生、蒙造华和湖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个人和团体发来的贺电贺信。

简短而紧凑的开幕式结束了,在大会组委会的安排下,在场的书法家们兴致勃勃地来到宾馆大厅挥毫作书。

协会主席姜东舒先生首先开笔,只见他手握如椽大笔,略加思索,便快疾如风地在整幅宣纸上写下巨大的一个“虎”字,寄寓硬笔书法理论研究应“虎虎生气,强劲有力”。遒劲的运笔、苍润的墨迹,令人赞赏不已,赢得了阵阵掌声。

钱法成先生挥笔疾书,潇洒的运笔、灵动的飞白,看着他行云流水般地写下名诗名句,观者犹如在品尝醇醇美酒,一幅终了,众人却还沉浸其中,久久回味着其中的意韵。

其他名家也纷纷挥毫献艺:王正良的宽博大气、陈颂声的岭南笔意、高惠敏的委婉流转、朱以撒的拙中寓巧……各路豪杰各展英姿,各种流派各种风格的书法作品挂满了宾馆大厅。

近二十年来,硬笔书法活动几经沉浮,当最初的热情渐渐消退之后,留给我们的是更多的理智和成熟。如果说1987年的长沙首届中国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是在轰轰烈烈的中国硬笔书法群众活动掀起高潮之后对硬笔书法理论进行开拓和研究的话,那么,本届研讨会则是在硬笔书法活动趋向理性、平静、成熟的情况下,对硬书理论进行整理和研究,是更深入、更冷静、更广泛的探索与研究,使硬笔书法的理论建设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本次理论研讨会,是在《中国钢笔书法》杂志上连续发出征稿启事,全国广大硬笔书法理论研究者纷纷撰写文章,组委会从250多篇论文中逐一审读筛选评出优秀论文50篇的基础上,邀请优秀论文代表和部分特邀代表而召开的。35名代表来自于全国14个省市及香港、澳门等地区,会议于629日至73日在书圣王羲之晚年隐居并卒葬地浙江省嵊州市召开。

会议上,代表们均宣读了自己的论文。从内容上看,这届研讨会所涉及的广度和深度是上届长沙研讨会所无法相比的。代表们就硬笔书法的形式与内容、继承与创新、理论与实践、笔法与笔具、普及与提高等诸多方面进行了颇具现代意识的深入研究。福建师大中文系教授朱以撒先生就书法创作的’审美问题提出了人们在熟练书写技巧的同时,也在逐渐排斥自然美的存在,从而更容易使人形成匠气的现象,提出了艺术作品的生命力很大程度上维系于人的审美心态,进而指出了传统审美意识与现代审美意识的相承与推进的关系;澳门大学中文系教授陈颂声先生则从硬笔书法的文化品格着眼,从传统与发展、实用和艺术、自我定位及个性四个角度对硬笔书法这一文化现象作了图文并茂的深入论述;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高惠敏先生则在全面分析当今毛笔、硬笔界存在的各种流派、各种创作倾向的基础上,尖锐地提出钢笔书法的定位问题,提出书法怎么定位,不仅只是兴趣,还涉及到大众的社会和自己的人生;福建省委党校的邱明强先生则独辟蹊径,从历次大赛大展中女性参与者甚少这一社会现象出发,从女性的客观原因、主观意识及认识上的缺陷分析,详尽论述了这种比例失衡的原因,从而提出如何培养女性钢笔书法群体的设想。别的如徐伟列举了硬笔书法活动中产生的流弊,提出了针对性的解决办法;王惠松、齐玉新从比较学的角度进行研究,提出了建立中国硬笔书法与毛笔书法比较学的构想;高甬春从硬笔书法比赛、展览评选中出现的弊病,提出了应建立较系统、全面的评选机制;湖北代表索明全则从书法创作中的文字规范问题谈起,提出了推行、使用简化字的必要性和必然性……代表们发言踊跃、观点新颖。为了让每个代表都有发言阐述自己观点的机会,组委会不得不将每人的发言时间控制在15分钟以内。

利用会议的空隙,  《中国钢笔书法》编辑部召开了座谈会。

对于这本中国最早的硬笔书法专业杂志,代表们自然有一份特别的感情。可以这么说,许多人从这里走向世界,而杂志也在这些入的帮助下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历程。陈颂声先生不胜感慨地说:  “张家界会议到现在一晃11年过去了,这次会议很可能是本世纪最后一次这样的会议。当许多硬笔书法组织热衷于搞大赛出书集的时候,  《中国钢笔书法》杂志却始始终终认真地编好每一期杂志,扎扎实实地做好硬笔书法的普及、教育文章。这样的理论研讨会也只有《中国钢笔书法》杂志来召开,中国硬笔书法理论的探索工作历史地落在了我们的肩上……”朱以撒先生说:  “多年来,硬笔书法界许多人的成名是与《中国钢笔书法》杂志分不开的,在中国硬笔书法发展史中,  《中国钢笔书法》杂志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现在硬笔书法已处于一个相对沉寂的时候,也可以说是处在一个相对理性的时候,杂志要大倡理论研究之风,现在论的东西少,谈技法的多,怎样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处理好了普及与提高的关系……”杭州大学艺术系副主任、教授任平先生则建议编辑部要珍惜《中国钢笔书法》这个好品牌,要使杂志做到既要符合大众口味,又有高的标准,并希望每期杂志都能配发短小的文章以解决具体问题,发重头文章以引起读者的注意,严把作品关以保证质量。”而更多的代表们本着支持、关心、爱护、信任的态度,就如何进一步办好《中国钢笔书法》杂志,从杂志的定位、栏目设置、编排形式、作品质量、书法指导等方面提出了很多宝贵意见。

由衷的评价、殷殷的希望,一句句肺腑之言溢于言表,寄托了广大读者的深情厚爱。有这么多关心和爱护着《中国钢笔书法》杂志的人,我们难道还有理由不愤发向上,把《中国钢笔书法》办成全国一流的硬笔书法刊物吗?

造化神秀的金庭观。

背靠瀑布山,面对五姥峰,傍依的桐柏溪静静地流淌着,象是在叙述着千百年来不尽的历史。

踏上金庭的石坊,沿着长长的墓道,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来到了书圣王羲之的墓前。

书圣也许没有想到,历经人间沧桑,遭受战火兵燹,他的名字与中国的书法艺术联系在一起,曲曲折折地穿越了一千六百年的时空,来到了文化和艺术空前繁荣的今天。在这块神圣的地方,春天有人来踏青,夏天有人来凭吊,秋天有人扫去落叶,冬天有入来此赏雪。沐着盛夏的阵阵熏风,代表们拾级而上,来到了书圣的墓前。大家或细研墓志,或寻访古迹,或摘抄铭文,或碑前留影。苍松翠柏,幽竹修篁,婉转鸣啼的鸟声和幽幽咽咽的溪水声让人心往神驰,飞向那永和九年的暮春时节。群贤毕至,流觞曲水,遨游于天地之间,寄情于宇宙之外,此情此景,斯入斯事,于今安在哉。书圣可能没有想到,一篇吟咏文人雅集的序文,竟成了中国书法的千古绝唱。干百年来,多少书家从中汲取艺术精髓,亦有多少人由此而成为书法大家。  “一管擎天笔,千秋誓墓文”,这不正是对书圣绝好的评价吗?

驻足在书圣墓前,代表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在协会主席姜东舒先生的带领下向书圣墓鞠躬致敬。拜谒完毕,迎侯在一旁的书圣后裔,金庭后厂村村长王先生热情地邀客人到书圣故居小憩。听主人介绍,这里曾经建有金庭观、雪溪道院、高山流水亭、右军祠、书楼、墨池、鹅池等大小建筑,可是历经了解放前连年的战乱和文革的动乱,原来的景致已荡然无存,只是村前的几棵千年古柏还留下了当年的风采。环顾金庭简陋的民居,代表们感慨不已。王村长高兴地告诉大家,政府有关部门已作出了重修书圣墓的决定,届时,金庭原有的景致将一一恢复,村名也将改为羲之村。听到这个好消息,代表们高兴不已,感叹之心又归之于释然。

会议期间,代表们还参观了具有浓厚艺术氛围的嵊州紫砂厂,厂长热情邀请代表们在紫砂花盆坯品上题诗刻画,烧成成品后送给代表们以表纪念。趁着游兴,代表们又就近游览了著名的奉化溪口风景区。

代表们真诚地感谢会议的组织者和当地政府、领导及各界人士为了共同的硬笔书法事业所作出的奉献,五天时短,同志情长。第二届中国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的意义,在于它缩短了整个硬笔书法事业发展的时空,缩短了各地各界硬笔书法活动之间的距离,紧密了广大从事硬笔书法事业的同仁志士之心。其作用还将在今后的日子里久久地发挥出来。

 

原载于《中国钢笔书法》杂志1997年第2

(版权归杂志社所有)